恐怖主義論壇與專文

「恐怖主義」(terrorism)雖是國際安全研究的重要議題,但學界對於「恐怖主義」一詞,一直未能提出一致的定義。主要的原因在於恐怖主義活動的判定相當主觀。在諸多有關恐怖主義的定義中,大多數學者最常提到的特徵是將恐怖主義視為一種「對無辜民眾發動無預警的暴力攻擊,製造社會恐慌,藉以追求政治上的目的」。即便聯合國安理會多次通過有關國際社會合作打擊恐怖主義的決議案,也未對恐怖主義提出明確的定義。直到2004年10月,安理會在通過1566號決議案中,才對恐怖主義的內涵提供稍微明確一點的描述,指出恐怖主義是一種「...針對平民的犯罪行為,意圖製造死亡或身體上的嚴重傷害,或是進行綁架,目的在製造社會大眾或特定團體的恐懼狀態,強迫民眾、政府或國際組織去採取或不採取某種行動,這些行為違反了國際公約的規範...」。[連結]

當發生恐怖攻擊事件時,因為政治立場的不同,對事件描述與報導亦有差異,甚至於對恐怖攻擊事件的定位也大異其趣。在政治立場上,認同者將其稱為聖戰,或是革命,不認同的則以重大暴力犯罪、恐怖份子稱之。事實上,任何人都可能因為行為可憎及恐怖而被情緒性的被稱為恐怖份子,而聖戰者或革命者則須充滿理想與熱忱。如中國國民黨的革命先驅者,有許多當時採取恐怖手段者,如汪精衛在年謀刺清朝攝政王載澧,被判終身監禁,後因革命成功被釋放,成為國民黨黨內權貴。但也有採取恐怖攻擊手段者,因為失敗或不見容於一國之內或國際社會,淪為恐怖份子,隨時可能被查緝,必須隱藏於幕後來發動攻擊。而在成敗未定之前,可能永遠是罪犯。如此身份的認定與轉換,在某些情況下,由其客觀犯罪事實來認定,某些情況下則以事後結果來加以論斷。[連結]

本文的研究動機來自於對中共反恐的興趣,第一個問題是,如果要評論中共的反恐戰略或政策,那麼,評論的標準是什麼?意即判準為何?第二個問題較複雜,中共在2013年8月才成立「國家反恐怖工作領導小組」,據其小組組長、公安部部長郭聲琨的說法:「反恐維穩工作...事關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和社會穩定,事關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探索建立常態長效機制,不斷鞏固和深化反恐怖鬥爭取得的成果......按照積極預防、綜合治理方針,統籌推進、全面落實反恐怖鬥爭的各項措施。」[連結]

恐怖活動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已經很難考證,但是,根據史料的記載,大概可以追溯到古希臘、古羅馬與中國西漢時期,當時敵方屠殺平民或為了軍事與政治目的而執行謀殺行動,這類事件可以視為恐怖活動的開端。然而,恐怖主義(Terrorism)這個詞真正地出現卻是在法國大革命時期,用來形容當時激進派領導者羅柏斯皮爾(Maximilien Robespierre)所主導的暴政統治。而恐怖主義發展至今,基本上,可以分為三大時期,亦即18世紀末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新興民族國家崛起時期與蓋達組織時期等。從這三大時期的發展來看,恐怖主義不僅是國內安全問題,也是國際安全問題。而且在911事件後,恐怖主義的行動方式,有了很大的改變,除了「團體的」恐怖攻擊行動之外,也出現越來越多「單獨的」恐怖攻擊,也就是「孤狼恐怖主義」(Lone Wolf Terrorism)的崛起,這個趨勢對國際安全深具意義,值得研究。因此,本文將首先探討國際社會「為什麼」會大量地出現孤狼恐怖份子(Lone Wolf Terrorist),是什麼環境、什麼時空背景促成了這種現象?其次,再以挪威布列維克(Anders Breivik)與美國哈珊(Nidal M. Hasan)為案例分析,觀察與歸納出孤狼恐怖主義的定義與特徵。最後,嘗試建構出如何因應與防制孤狼恐怖主義的可行性措施。[連結]

911事件之後,國際恐怖主義迅速成為國際關係研究的學術焦點。長久以來,國際社會對於恐怖主義的定義、適用範圍,爭辯已久。聯合國身為國際反恐中心,就此問題建構了相關法律架構;截至2013年,目前有大約有40項與國際恐怖主義有關的法律文書,其中全球性法律條文18項(14項文書和4項最近的修正案),以及22項區域性文書。本文主要以2000年聯合國大會55/158號決議,使「特設委員會」(the Ad Hoc Committee)起草的《聯合國綜合性反恐公約》為研究文本,進行對該公約初步性分析。該公約歷經進10年的諮商、延宕,至今尚未能擬定完成。故本文所涉及的問題包含:此公約引出之定義問題、適用範圍爭議,以及其與14項部門性公約之調和問題。[連結]
   

Subcategories

JSN Epic template designed by JoomlaShine.com